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 统防统治或颠覆传统农药销售体系

统防统治或颠覆传统农药销售体系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12-07-26  浏览次数:80

??? 统防统治专业机手在施药。
??? “我们村的田都被包了”。湖南省沅江市共华镇八形汊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近几年他们村水稻病虫害所需的农药全部由万家丰农作物病虫防治专业合作社提供,并由合作社专人负责打药,“效果比以前自己买药、打药好多了”。
??? 目前,在整个湖南省,为农民提供药剂并负责全程病虫害“统防统治”的专业化组织达到1313家,与农民的签约面积高达1500万亩(超过整体种植面积20%)。湖南省植保植检站副站长唐会联告诉记者,在农作物病虫害全程统防统治方面,湖南省毫无疑问地走在了全国前列。
??? 但与此同时,8000家左右的农药零售店被统防统治组织所摧垮。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一般选择从农药厂家直接进货,然后通过村级服务站直接配送到农户田间。这种新的经营渠道不仅不需要底层的零售商,而且直接绕过了中间的经销商。传统的农药销售体系或将被这样一种新型方式所颠覆。
??? 诱人的蛋糕
??? 《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管理办法》指出,所谓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是指具备相应植物保护专业技术和设备的服务组织,开展社会化、规模化、集约化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服务的行为。换言之,这种以专业化组织开展的统防统治,在规模化和集约化上契合了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
??? “虽然做这行很辛苦,但是我看准了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只要坚持下去,前景非常好”。长沙双红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易红伟坦言,公司已经投入了700多万元,如果这个行业没有发展潜力的话,早就放弃了。此前从事金融行业的易红伟正是看到了“统防统治”的潜在价值才在2009年转行,公司其他几个大股东也是跨界,有来自矿业的,有来自中联重科的。
??? 与易红伟有着类似经历的还有岳阳市田园牧歌农业综合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钟瑛,一位在当地叱咤风云的80后美女掌门。加入统防统治行列短短3年时间,钟瑛已经做到了20多万亩的规模。
??? 这些“外行”突然杀进,却顺利获得成功,这要得益于当地农业系统在技术上的支持。不仅各级植保部门义务提供病虫害数据监测,同时还连同农技部门直接提供技术指导。
??? “技术上我就主要靠乡镇的农技站,我为他们提供每亩4元的服务费”。钟瑛介绍,4元里面除了技术服务费之外,还包括一些小的纠纷处理的费用。有了当地农技部门的支撑,钟瑛有了十足的底气,她计划在5年内,将公司的防治规模做到50万亩。
??? “目前,行业外机构和人士进入统防统治组织的数量占了15%左右,但是在防治规模上则占据了25%左右”。湖南省植保植检站副站长唐会联表示,随着统防统治在湖南省的迅速发展和示范效应的彰显,越来越多的“外行”开始将目光瞄向这块诱人的蛋糕。
??? 农药厂◆> 绕开中间商
??? 湖南省的农药厂一般规模都不大,他们迫切希望改变传统的销售渠道,压缩销售层级,在统防统治中分一杯羹。
??? 在沅江,提起万家丰,当地人以前只知道“是个卖农药的小厂”。如今,当地人会告诉你,万家丰不仅卖农药,还负责帮农民打农药。在沅江5个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中,起步较早的万家丰已坐拥防治面积的半壁江山。
??? 湖南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统统治模式是一个全流程服务:农药包配、包打、包效果。但在沅江的共华镇,有些村庄仍有很多青壮劳力在家,他们往往选择从服务组织购药后自己打药的方式。以八形汊村为例,很多农民口中所谓的“包”是指,当地水稻一年两造的农药全部由万家丰统一提供,全年65元,以早稻打两次、晚稻打四次的标准配备,同时万家丰包效果。
??? “这其实是一种‘统防不统治’的模式”。经营农资零售的郭年春说。然而,只要能够接受自己的农药,从农药厂家分出的服务组织自然欣然同意。因此,这种模式在当地极为普遍,另一小型农药厂永丰公司在统防统治方面也采取了相似模式。
??? 随着农药厂家直接介入统防统治后,下游的经销商和零售商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于是,一些人策动了反击。比如,厂家统防统治服务费一亩每年是150元,经销商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选择一块面积并不大的稻田收取120元,跟着做起“统防统治”。
??? 湖南省植保部门发现问题后,规定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达到一定条件后,由当地植保部门授予指定标志才可经营。唐会联介绍,此后,恶性竞争逐渐消失。湖南省植保站已经牵头各组织成立湖南省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协会,彼时将由协会统一采购和配送药剂。不难预见,该协会正式成立后,传统的农药销售格局将会面临一波更为强烈的冲击。
??? 经销商◆> 占半壁江山
??? 不过“穷则变,变则通”,有眼光的经销商发现只要抢先做大统防统治,结果不仅自己的销售不再发愁,而且还能增强与源头企业谈判时的话语权。
??? 益阳市资阳区中正粮食种植病虫害统防统治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钟育贤,是较早起步的一位经销商。2009年他还只是在当地农业部门的鼓动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进行试点。但随后,他发现集中精力做大统防统治无疑是激烈竞争中的又一出路。于是,他毅然放弃做了十年的农药销售。2011年,钟育贤做统防统治5万亩赚了100万元,今年上半年做了8万亩,下半年继续做8万亩,“利润应该有三四百万吧”,钟育贤乐呵呵地说。
??? 钟育贤的日子好过了,可往日跟着他一起干的零售商“弟兄们”可惨了——被直接从头上跳过。其中也有一些关系良好的零售商被他招为村级服务站的站长。
??? 中间的农药经销商不仅对行业熟悉,而且有较为雄厚的实力,因此他们中很多人在看到统防统治的苗头后,纷纷“染指”。目前在湖南省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中,昔日的经销商占了一半以上。
??? 零售商◆> 被“招安”
??? 已过不惑之年的郭年春,在沅江市共华镇八形汊村口经营着一家农资店。随着统防统治的推广和大范围覆盖,昔日每年销售几十万的辉煌不再,如今每年只剩下可怜的3万元左右销售量。“没办法,万家丰的药效果确实很好,如今水稻方面的用药他们全包了”。八形汊盛产水稻,村里以前有数家农药店,如今只剩下郭年春一家苟延残喘。在统防统治大面积覆盖的地方,农药零售店几乎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越来越多的店面面临倒闭或改行。
??? 又或者被“招安”。为了减少阻力,永丰公司倾向于选择当地农药经销商作为服务站站长的模式,于是很多昔日的经销商被招为麾下。看到统防统治既成大势,曾经的农资经销商唐某毅然加入永丰公司,成为当地的服务站站长。
??? 八形汊村农药零售店的命运只是湖南统防统治发展大势下的一个缩影。湖南省植保植检站副站长唐会联告诉记者,以前在整个湖南有近5万家农药经销店,他们就像江湖医生一样鱼龙混杂。如今,随着统防统治的迅速推进,大量的农药经销店已经经营不下去了,据初步估计,倒闭的农药经销店有8000到10000家。“统防统治大发展,导致农药经营的大洗牌”。
??? 初见成效
??? 唐会联介绍,湖南省的专业化统防统治模式从2008年开始兴起,是一种不同于以往“代防代治”和“阶段性防治”的全新模式,这种全新的模式无疑引领了全国的专业化统防统治发展。
??? 唐会联进一步介绍,“代防代治”一般指农民自己买药,然后花钱雇佣机防队员进行防治的模式;“阶段性防治”则是指当突发严重的病虫害时,农民请人防治。湖南省的全流程统防统治模式则是,专业化组织与农民签订全年的防治协议,负责一年两季的所有用药,一般早稻2次、晚稻4次;并有专业的机防手负责打药;同时保证全年药效。
??? 通过几年的摸索,湖南省的各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已经按照统一模式建设村级服务站,服务站挂牌统一格式为“××公司(协会、合作社)××村服务站”。服务站站长和机防队员各司其职,明确各自的责权利,在病虫害防治上切实做到固定专人,使用固定药械施药,防治固定田块,即“定人、定药械、定农户和定田块”。
??? 通过专业化统防统治的发展,湖南省的病虫害防治安全性大为提高,目前有害生物危害损失已经控制在5%以内,接下来的目标是努力控制在3%以内。唐会联指出,目前粮食增产除了发展优质稻之外,“减损增产”的方法更应该得到提倡和发展。
??? 唐会联指出统过统防统治,生态安全得以优化。以往个体农民喷洒农药的利用率不足30%,通过专业化组织统防统治后,利用率提高到60%。农药用量由原来的每年8万吨,降低到现在的5万吨一年。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