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陈政雄 台湾印刷业的古董级人物

陈政雄 台湾印刷业的古董级人物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9-04-16  浏览次数:126

  总会有人对陈维恒说:“你就是陈政雄的儿子啊”昆明印刷,陈维恒就会笑笑回应:“你认识我爸爸?”常有人会说“他可是印刷界的古董级人物了!”
  1958年正式入行,到现在已逾50年,虽说“古董”是句玩笑话东风印刷,放在陈政雄身上倒也不过分。陈政雄出生印刷世家,父亲陈耿彬,任台中台湾新闻社写真部主任丝网印刷机械,负责新闻摄影及照相制版,是当时台湾总督府登录的本岛摄影家第一人;外祖父朱红毛,任台湾新闻社轮转印报部主管。印刷于陈政雄印刷不干胶,更似血脉之生。从孩童时代开过的立式米勒凸版印刷机,到刚入行的铜锌版制作,再到现在的无版数码印刷信纸印刷,生命中曾贯穿数次印刷技术革命,并每每在变革关卡能成功进行技术更新实践,陈政雄似乎最有资格成为具备台湾印刷史完整解剖价值的人物。
  不仅是陈政雄个性印刷,他所担任总经理一职的兴台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台湾印刷界的古董级企业。兴台由陈耿彬先生于“台湾光复年”1945年创立,这一年前后,台湾稍有规模的印刷企业林林总总加起来不过20余家四色印刷机,兴台为台湾最早创业的印刷企业之一。1954年印出台湾第一本凸版印刷彩色月历;1955年购入台湾第一部德国进口凸版自动印刷机;1964年引进台湾第一部时速10000张OMCSA的Aurelia46意大利平版印刷机;1968年成立台湾第一座恒温恒湿印刷厂;1968年到1973年间分别向秋山公司引进高速SA38型单色平印机两部、TH-2-38双色平印机一部,成为台湾最早实现全自动化印刷的厂家……兴台的履历里充满与台湾印刷史重合的历史记号。 凸版印刷机
  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每件存留至今的“古董”都在时间的纬度上展现出生命的韧性西安印刷,留下一段传奇。不过,60年见多识广,行过的桥全国印刷经理人年会,吃过的盐,俱已成为过往。兴台—这个有60多年历史的企业,甲子之后华南印刷,也同样面对着印刷科技的转型、新市场的开发及印刷业重新定位等诸多严肃问题,和所有的印刷企业一样,行至外界环境所造就的交叉口。
  不卑不亢数码化
  虽然没有像同时期的一些企业发展成为大型印刷集团a3 印刷,但兴台确在台湾印刷界走出了极富特点的发展路径:其一,其印制水平之高,为业界公认印刷有限公司,更有黄君璧大师因为兴台还未赶制出作品集而宁愿推迟画展。陈政雄受父亲影响深重,父亲曾多次教导,“不一定做最大沈阳印刷,一定要做最好”,这种典型的传统知识分子的人生哲学,慢慢演变成兴台的经营原则。尤其是在工艺上印刷厂家,每一个环节,兴台都异常认真地对待,正因为此天天印刷,兴台设备虽不多,所印刷的色标却成为台湾交流标准。其二,其对印刷数字化的先锋态度以及纯熟应用中国印刷企业100强,使得兴台已经成为台湾的数码旗手。“在印前方面,兴台于1988年实现全数字控制扫描分色片输出,1992年彩色电子印前处理系统由赛天使Prisma和两部扫描分色机联机合肥印刷,近年并采用哈苏数码相机直接拍摄艺术品复制数码照片,构建由输入到多元化输出完整色彩管理体系。在网络方面,公司自1995年采用网络技术小型印刷机,目前共有8部主要档案流通和管理用服务器,每部在250~600Gb容量。” 名片印刷
  “早年的生产方式是依靠人工,后来进入自动化生产掺合人工阶段南京印刷厂,最后这个阶段完全进入计算机化的时代,一切印刷的基本元素都变成‘数码’,再加上通路的快速、便宜慢慢把‘梦想虚构’变成‘真正存在’的境界印刷信封,而兴台也在改变自身的体质,以迎合外在大环境的变动,希望能超越人类的生理限制印刷 广州,以至永远—永续经营。”这段话是兴台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吉雄先生(陈政雄兄)写下的。在他看来,“兴台在第一个15年是创业期,第二个15年是成长巅峰期包装袋印刷,第三个15年是成熟期”,陈政雄补充说,“兴台的第四个15年是成功迎接数码化融入科技与艺术的时期”。
  “以前台湾讲印刷厂是印版所长春印刷,一定要有版的。但是往后版可能就没有了,因为传播的方式完全改变,以讯息流传播取代印刷品物流石家庄印刷,这样印刷业才能活下去。”有版印刷在工业化的生产中尚有用武之地,此外,报纸印刷、书刊印刷、小量包装印刷印刷信封,无不要从原来的纸张物流转变为未来的讯息流的传输方式。
  以报纸传递为例,“报纸还会存在,超级大都会区的报纸可能还是用有版的方式印刷数码大赛,但小城市的报纸可能变成小区的报纸,数码化的印刷”。按照陈政雄的观点,报纸数码印刷在一个城市、小区可能会有hub、station、soho三个层级3d印刷,hub这种大的集结产量最大,像上海这种城市可能有十几个hub印制世界各式各样的报纸再配送。而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可能是一个station,产量小一点数码大赛,客人晚上到酒店刷一下卡,需求就由外地报社下载内容,第二天早上的报纸就印出来送到房间。Soho小型生产可在任何一个商务及个人化单位打印生产。 四色印刷机
  虽然包装印刷受新媒体生产的影响相对较小印刷厂家,但也不一定全部维持有版方式,规格多、需求规格图样及色彩不一的商标已经在应用数码印刷,当有版与无版的成本接近时印刷厂,个性化的纸箱包装就会出现,因应每个不同图样的需求。
  “数字化流程方面,兴台在台湾算是动作很快的信纸印刷,1994年我们就开始在美国分公司做。”陈政雄回忆道。1998年,兴台引进喷墨打样取代富士Color art打样,成为台湾第一家成功应用数码打样的印刷公司。从杜塞尔多夫IMPRINTA展览归来的陈政雄胸有成竹文字 印刷,虽然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数码打样还不能应用,但陈政雄估算兴台的业务中有65%~70%的传统打样可以转换成数码打样。事实比预想的还要顺利,“结果一下就转到100%印刷 cd,差不多五六个月之后就没有人再用原来需手工对位那一套啦”。
  兴台对待数码印刷,有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像一个成熟的外交家一样。兴台引进CTP设备是2008年的事情印刷,似乎并非先锋作为。早在引进CTP七八年之前,与之相关的其他软件:数码打样、拼大版软件、CIP3、数字化工作流程,兴台都已完备。而正是这种从心态上接受、从技术上储备、万事俱备后再行上马的步骤印刷 写真,使得兴台的数码印刷投资决策少了一份浮躁和盲从,多了一份精时等待的实用和效益。 门票印刷
  在这个行业,大家希望看到传统印刷企业去买数码印刷机凸版印刷机,然后跟已有的传统业务去做对接。但是作为数码旗手的兴台,也无法明确自己购买数码印刷机的时间表。陈政雄认为,这说到底还是一个新技术设备折旧更快的营运成本问题华南印刷,“质量够好,营运市场和成本可以接受”,才是条件成熟的时候。
  兴台已经有比较低阶的低速数码印刷设备人民币印刷,作为试探市场之用。陈政雄觉得市场方面还是有多种开发方向的。“比方画册,500份、1000份的可能要上传统印刷,我可能接个200份的鸿博印刷,这是两个不一样的市场。有些人年纪大了,可以做一本纪念册,做一本书印刷 东莞,甚至可能一个家族有几个孩子,大家都有老人家的相片,扫描印刷后变成一本书平版印刷工,这样的家族记忆分享需求,很多家庭都会有。”
  让每一张纸卖得更贵
  在比较中日两国印刷业发展资料的时候,陈政雄发现“日本的用纸量差不多等于中国的45个百分点而已双色印刷机,但日本的印刷业产值比中国还要多,很简单,他们卖得贵啊贺卡印刷,贵就服务好啊”。因此他提出:中国要想办法提升每一张纸的附加价值。
  作为一家中小型印刷企业,“提升每一张纸的附加价值”也是兴台的竞争之策。在兴台,“有一点人家不敢来比的是‘一条龙’”上海 印刷 报价,印制流程一贯作业,有项目企划、创意指导、摄影、分色与修色、转档打样、输出制版、印刷加工、品管检验、包装配送。陈政雄点出重点,“我们连自己的摄影棚都有西安印刷厂,整个一套有30多年了!” 七彩印刷
  为了因应因特网时代的来临,公司形象网站、多媒体交互式光盘、名片型电子型录、简报系统等,渐渐已成为营销市场的主流。2003年兴台成立了“麦克优仕全方位设计有限公司”印刷有限公司,强化设计能力及数码媒介的市场。
  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澳洲华藏学院等为纪念佛陀释伽牟尼2550年诞辰的卫塞节,共同筹备“佛陀对世界影响”的展览。兴台接下了包括长卷地狱变相图在内的佛教和儒学等精美画作的复制任务嘉兴印刷,麦克优仕则接手先往巴黎会勘场地并做好布展计划,于2006年10月初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布展,成为印刷企业参与社会活动的典范。
  拉长产业链的长度印刷术,让原本只能在一张纸上赋予印刷的价值,变成可以附加多重价值,这是兴台提高印刷品附加价值的方法之一。另外印刷 色,兴台适时扩大在复制画领域的竞争优势,也是“让每一张纸卖得更贵”的策略之一。
  中小规模就要想中小规模的发展方向,陈政雄以前曾经表示:“即使有机会为在金字塔顶上三分之一客户群提供服务印刷 写真,但也无法有很好的利润。所以未来想要在大幅喷绘复制画上、在小批量多样无版打印上突破,主要核心是精致质量再现的能力,及良好的客户服务精神。”
  艺术品复制相对于画册印制而言包装印刷,不仅要求印前复制水平高,印刷及后加工质量要求也较高,因此并不是一般的复制者所能进入的市场。而兴台水印刷,在印刷的任何一个环节上皆有数十年用心的耕耘与实践核心能力,获得艺术界的普遍信赖。 广州名片印刷
  自1950年起,兴台就是艺术家出入的印刷厂。陈政雄回忆上海印刷招聘,在兴台,复制画经历了如下几个发展阶段:1962年公司开始采用胶印在丝绢布上复制故宫珍藏的郎世宁花鸟图,但当时并没有发展为很好的业务。后来历经了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做故宫古画纸本复制品、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复制美国画廊的大幅画作厦门印刷厂,再到2003年在多种媒介上通过喷墨技术复制画作。
  早在1995年所写的论文中,陈政雄就提出了6个P的概念。Computer to plate, computer to proof, computer to press, computer to paper, computer to publish, computer to package,除此之外七彩印刷,他还提出了第7个分支,就是computer to poster,而兴台的复制画就是从这个分支发展而来的。
  画家要将心血之作售与他人印刷不干胶,其实是个很心痛的决定。数码复制画的问世,也帮助画家打开这个心结—留住原作,制作若干签名的逼真复制版出售。对于复制画的市场印刷厂报价,陈政雄很乐观。数码复制画的概念,已经不再停留于旧时代的廉价装饰,在全球的艺术市场中华印刷,高质量限量的复制画也占有一席之地,仅中国内地的复制画市场一年就有接近20亿元人民币的产值,而台湾每年也有近40亿台币的商机。
  兴台印刷从40多年前开始研究画作复制北人印刷,现在每年大约复制一万张左右的画,因此积累了这方面的核心技术。 上海印刷
  良好的画面解析力、阶调层次及精确色彩再现是兴台的技术竞争优势。众所周知,印刷最重要的是印纹和文件四色印刷机,但是现在业界普遍存在一个误区,只要有印版上印纹、墨键区的累积量百分比确定,印刷机就能够将供墨做得准。陈政雄认为上海印刷招聘,印纹是一件事情,墨键的开度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一张印品每个地方的印纹比例都是不同的dm 印刷,墨键的设置必须要乘以相应的油墨、纸张、媒介参数。兴台与其他企业在技术上的竞争和差别,恰恰就在对这些工艺技术极致的掌握上。“简单的道理是,比如我们的喷墨机器是两部a3 印刷,型号不一样,这一部有150种应用媒介,那一部要应用100种媒介广州名片印刷,有时候是画布,有时候是水彩纸,有时是丝绢印刷制作,250种都必须要有一个不同的特性参数来调整,总结出250种不同的ICC Proflie数据。”这些非常繁杂的工作对兴台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每一个数字都有兴台的经验和心血结晶在里面。
  对每一项设备和材料印刷术,兴台都会尽量100%利用。“任何工具在我们手里,都像一把宝刀磨到最利最快”,对很多先进的技术印刷人才招聘,陈政雄的态度都是“太贵的就把它当药吃,不能当米饭吃”。很多技术缺陷,他总是能够找到最扬长避短的应用方式中国印刷企业100强,既最大程度地利用了新技术的优点,又不会被还未完全成熟的技术所限制。 广州名片印刷
  和所有的商人一样,在各项经营指标中七彩印刷,陈政雄最看重的也是“利润率”。“比方我们数码这边的输出,刚开始可能占整个营业额的百分比不高,一年大概四五百万台币印刷,但是它的利润率就高了,至少是百分之十,它对于整个公司的贡献很高合肥印刷,而且未来的潜能还是很大的。”
  兴台的复制画已经发展了四五十年左右,技艺相当领先,复制质量不但受到资深艺术文教界专家的喝彩与支持深圳印刷招聘,同时也获得许多知名企业、机关团体及学校的肯定,并且被指定为承制的协力伙伴,客户普遍评价胶版印刷,活件交给兴台印刷就放心了。2006年,兴台参加了“科印杯”数码印刷作品大奖赛,油画《静静的小河》巨幅复制品不仅画面超大印刷版,色彩逼真,且特殊之处在于将美工增厚剂手工涂布于复制品上,模仿油画笔触鸿博印刷,实现油画复制效果上新的突破,即使是近观,也不易察觉与真迹的差别数码大赛,最终获得特别大奖—“创新大奖”,兴台的数码复制技艺之高由此也可见一斑。
  不一定做最大
  2006年,兴台关闭了洛杉矶的分公司印刷报价系统,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员工始终不能适应美国的生活;兴台复制画的技术很过硬,市场开拓却一直没有下什么功夫,对此老板显得没那么在意;兴台几乎不怎么参加书展全印展,海外业务自1975年以来好像一直就是那些已经都做成了朋友的客户们,不见少也不见多。 印刷工业出版社
  你怎么评价这样一家企业,管理手段太弱印刷 紙,还是执行力不够?在与陈政雄的谈话中,你不会听到“一定要怎样怎样”的字眼。50名员工、2000万元人民币的年销售额,兴台在台湾只算中小型印刷企业。不用惊讶兴台60多年只做到如今的规模印刷工业出版社,因为这个企业从来没有坚硬的攻击气质;更不用遗憾兴台60多年只做到如今的规模,因为他们更中意这样其乐融融的兴台。
  1989年,兴台曾有赴内地发展的念头宣纸印刷,陈政雄选择在年初的寒冬来到北京一探究竟,“我要知道有多冷,你要派人出去印刷 翻译,你就要晓得到底是怎么样。”相比企业家必要的“智”、“信”、“勇”、“严”,陈政雄更看重一个“仁”字。在兴台,工作了几十年的员工很常见鸿博印刷,人情味在这里格外浓重。这种员工的终身制有些像日本企业,但是兴台老板对员工的要求又没有日企那样严格。不管是老板对员工,还是员工对老板厦门印刷厂,都没有太多的计较。几十年大家身体康健,工作愉快,也成了陈政雄最欣慰的事情。
  父亲1945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贴纸印刷,经由第二代陈吉雄、陈政雄、陈沛锋三兄弟,已经传到陈政雄的侄子们—第三代身上。在当今的管理学理论中,似乎一提到“家族企业”就会联想到管理落后的特点。对于中小型的兴台来说hp 印刷,家族企业倒是一种相当合衬的气质。 立体印刷
  陈政雄走遍世界各地,看过很多先进的印刷企业,对所见的ERP等数据管理方式也很赞赏。但他并没有一定要让兴台也穿上这套衣服。“数据管理要花很多心血印刷 表,而且每几年系统就要更新一次,企业的年产值大,当然值得这样去做。现在兴台的这个规模名片印刷机,还没有说一定需要ERP的数据管理,我每天三四次勤走车间就什么都了解了”。在兴台,管厂务的工作人员每天跑工厂二三十次华彩印刷,活件进行到什么工序都清清楚楚,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用这种人性化的方式就可以更发挥弹性管理。
  2008年5月当纳利印刷,在德鲁巴期间,陈政雄在高宝展台碰到了83岁的高宝汉斯修尼曼老董事长,他拉着陈政雄的手印刷信封,耐心细致地给他介绍高宝的设备,在陈政雄看来,这也是家族企业的人情味的体现。“把家族企业当成一个负面的名词印刷画册,或是不长进,我倒没有这样认为。以前总觉得请一个EMBA可以提升企业获利能力,非常了不起pet印刷,因为数据管理在企业管理中是非常重要的。但数据管理之后,EMBA无法给出企业期望的愿景,这是一个发展上的致命伤。”
  采访前的饭桌上西安印刷厂,大家的话题首先扯到了金融危机。陈政雄说,“金融危机颠覆了很多既有的想法,让我们重新去考虑一些问题数字印刷分会,很多大的企业在这次海啸中倒下去了,这个和我们通常所讲的“大的、有经济规模就是好的”,是不一样的”。
  (来源:中国包装网)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