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奔四”男人欠债200万起家

“奔四”男人欠债200万起家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90

  陆建林是朋友介绍,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席间他的话一直很少,而且坚决不喝酒。朋友这样说,“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这些多凭自己努力,事业蒸蒸日上。”而陆建林不经意间两次叹息:“我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奔四”男人陆建林,由欠债200万元“起家”,今天又再次站了起来。至今在他心里耿耿于怀的是,“以前输掉的那20亩土地,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再买回来!”
  我要把总部设在上海
  刚从广交会归来,陆建林明显话多了许多。从他自信满溢的脸上,任何人都很容易分享到他的快乐。“9平方米的展台,5天的时间,我们初步签订了七个国家的总代理,对我们柔巾机项目表示兴趣的客人应接不暇……”陆建林的“宝贝”产品是目前国内很少见的柔巾机。这种只有微波炉一半大小的机器在“肚子里”安装了无纺布,会根据你的需要调节长度,轻轻一按就自动吐出一块布卷来。“适用于家庭的布卷,它的成本只需要四五分钱一张,是全植物灌木原料,对人体无过敏反应,就算是丢在野外,几个月后就自动消失掉,比纸巾好了不知多少。”
  “最新出来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人均一年消费无纺布7.2公斤,而且很多都已经进入家庭了;但中国却只有0.6公斤,还主要用于医疗上面。”毫无疑问,陆建林选择的这个行业是有着极大挑战和风险的。
  从2001年底开始创建自己的凌紫电器,至今3年时间,陆建林说他自己越来越坚信走对了路,“现在我们已在70多个国家铺开,全国除了西藏没去,其他地区都已有我们的产品销售。”当时投资的80万元,如今已增长到400多万元资产,按照陆建林的保守估计,到2007年,他的年产值应该在一亿元以上。
  陆建林的柔巾机目前很得外国客户的欣赏,对于未来企业规划,他很肯定地说,“我一定要把凌紫电器的总部设在上海,将来杭州湾大桥开通,宁波2小时就可达到。现在我们的产品80%做的外销,上海的总部就像是一个样板,给外国客人呈现我们的企业形象。”
  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陆建林是电工出身,1991年,22岁的他曾单枪匹马出来搞了一个五金件方面的小厂,几万元的投资下去,也没赚到多少钱,相当拎得清风向的他很快就出来了。
  1993年,觉得美容美发市场有金可掘的他又再次出山,创办了当地第一家专业理发剪刀厂。这段波澜起伏的创业故事一直到1998年被一嘲意外”终结,陆建林对这段历史一直难忘,说起它仍不免沉吟,“就是在那个年代,我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陆建林的这家美发剪专业生产厂在当地仍是有些名气的,尽管今日它已不在了。“1993年开厂,1994年的时候厂里就已经200多个工人了,到后来要不是非得撤资,现在它应该是家500人以上的大厂了。”
  一切都发展得很好,但在1998年的某天,陆建林被毫无征兆地临时通知催款了。“由于当时我们建厂是向地方投资公司融的资,而这家投资公司又因为上面一亿多资金被抽走,不得不向我们下属企业收回当初的投资资金。”1000多万元,必须在被规定的时间内还清,陆建林的美发剪厂不得不紧急“迫降”,而迫降的方式很简单———砸锅卖铁、倾囊而出。
  回忆起那段“清仓出卖”的经历,陆建林仍不免胆寒,“20多万元买进来的机械设备,最终只以3万元卖出,当全部机械产品被卖掉的时候,账面上一共亏掉了800多万元。等到后期再把20亩土地和厂房卖掉,才刚好抵回来一部分,但总额仍是亏了200多万元。”更叫人灰心失意的是,外面经销商知道了陆建林的惨境,则纷纷开始赖账,应收账款100多万元就这样“人间蒸发”掉了。
  “这欠下的200多万元债务,很多都是亲戚朋友借给我的,所以,这第一次创业对我而言,绝对是段辛酸的历史。“1993年到1998年,那几乎是最好的创业年代,而我,就刚好错过了这最好的时间。那个年代,好像做什么都发财,生产什么都好卖,只要你敢于创业,90%都是成功的。当时很多和我一起创业的同年龄朋友,在当时,我们的各方面条件都相当,但人家现在很多都已是资产上亿了。”
  陆建林是朋友介绍,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席间他的话一直很少,而且坚决不喝酒。朋友这样说,“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这些多凭自己努力,事业蒸蒸日上。”而陆建林不经意间两次叹息:“我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奔四”男人陆建林,由欠债200万元“起家”,今天又再次站了起来。至今在他心里耿耿于怀的是,“以前输掉的那20亩土地,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再买回来!”
  我要把总部设在上海
  刚从广交会归来,陆建林明显话多了许多。从他自信满溢的脸上,任何人都很容易分享到他的快乐。“9平方米的展台,5天的时间,我们初步签订了七个国家的总代理,对我们柔巾机项目表示兴趣的客人应接不暇……”陆建林的“宝贝”产品是目前国内很少见的柔巾机。这种只有微波炉一半大小的机器在“肚子里”安装了无纺布,会根据你的需要调节长度,轻轻一按就自动吐出一块布卷来。“适用于家庭的布卷,它的成本只需要四五分钱一张,是全植物灌木原料,对人体无过敏反应,就算是丢在野外,几个月后就自动消失掉,比纸巾好了不知多少。”
  “最新出来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人均一年消费无纺布7.2公斤,而且很多都已经进入家庭了;但中国却只有0.6公斤,还主要用于医疗上面。”毫无疑问,陆建林选择的这个行业是有着极大挑战和风险的。
  从2001年底开始创建自己的凌紫电器,至今3年时间,陆建林说他自己越来越坚信走对了路,“现在我们已在70多个国家铺开,全国除了西藏没去,其他地区都已有我们的产品销售。”当时投资的80万元,如今已增长到400多万元资产,按照陆建林的保守估计,到2007年,他的年产值应该在一亿元以上。
  陆建林的柔巾机目前很得外国客户的欣赏,对于未来企业规划,他很肯定地说,“我一定要把凌紫电器的总部设在上海,将来杭州湾大桥开通,宁波2小时就可达到。现在我们的产品80%做的外销,上海的总部就像是一个样板,给外国客人呈现我们的企业形象。”
  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陆建林是电工出身,1991年,22岁的他曾单枪匹马出来搞了一个五金件方面的小厂,几万元的投资下去,也没赚到多少钱,相当拎得清风向的他很快就出来了。
  1993年,觉得美容美发市场有金可掘的他又再次出山,创办了当地第一家专业理发剪刀厂。这段波澜起伏的创业故事一直到1998年被一嘲意外”终结,陆建林对这段历史一直难忘,说起它仍不免沉吟,“就是在那个年代,我错过了最好的创业时间。”
  陆建林的这家美发剪专业生产厂在当地仍是有些名气的,尽管今日它已不在了。“1993年开厂,1994年的时候厂里就已经200多个工人了,到后来要不是非得撤资,现在它应该是家500人以上的大厂了。”
  一切都发展得很好,但在1998年的某天,陆建林被毫无征兆地临时通知催款了。“由于当时我们建厂是向地方投资公司融的资,而这家投资公司又因为上面一亿多资金被抽走,不得不向我们下属企业收回当初的投资资金。”1000多万元,必须在被规定的时间内还清,陆建林的美发剪厂不得不紧急“迫降”,而迫降的方式很简单———砸锅卖铁、倾囊而出。
  回忆起那段“清仓出卖”的经历,陆建林仍不免胆寒,“20多万元买进来的机械设备,最终只以3万元卖出,当全部机械产品被卖掉的时候,账面上一共亏掉了800多万元。等到后期再把20亩土地和厂房卖掉,才刚好抵回来一部分,但总额仍是亏了200多万元。”更叫人灰心失意的是,外面经销商知道了陆建林的惨境,则纷纷开始赖账,应收账款100多万元就这样“人间蒸发”掉了。
  “这欠下的200多万元债务,很多都是亲戚朋友借给我的,所以,这第一次创业对我而言,绝对是段辛酸的历史。“1993年到1998年,那几乎是最好的创业年代,而我,就刚好错过了这最好的时间。那个年代,好像做什么都发财,生产什么都好卖,只要你敢于创业,90%都是成功的。当时很多和我一起创业的同年龄朋友,在当时,我们的各方面条件都相当,但人家现在很多都已是资产上亿了。”
  (来源:)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