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一捆柴开启财富之门一盆花赚2万

一捆柴开启财富之门一盆花赚2万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72

  改革开放之初,我仍土里刨食,在贫困线上挣扎。那时,我已成家立业,有了三个孩子,生活捉襟见肘,异常拮据。
  1983年3月的一天,我忙完田里活计,到山上拾了一捆柴,背在肩上往家走。正在这时,有两个城里模样的人喊住我:“喂,同志,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肩上的柴禾?”我听完心里直乐,这些大城市的人,大惊小怪的,这柴禾又有什么好看的?只见他们打开柴来,左挑右选,如获至宝选中20多株名叫雀梅的带根的小灌木,然后对我说:“给你5元钱,卖给我们吧!”
  闻听此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这烂柴都能卖钱?我一边接钱,一边不解地问:“你们要这东西干啥?”其中一位说道:“我们是上海来的,专门收购雀梅,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上山挖,我们定期来收购。”说完,两个人扬长而去。
  我乐颠颠跑回家,将这天方夜谭般的奇事,告诉妻子,刚开始妻子不信,她说:“别骗我了,哪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当我从衣袋里掏出那张崭新的5元人民币时,妻子顿时目瞪口呆。
  从此,我便开始进山挖“宝”,每天都往家背柴禾,村民们见了直纳闷,说我怎么跟柴禾较上劲了,都以为我神经出了毛病。我也就顺水推舟不做声张,我知道,天机不可泄露,一旦让别人知道底细,我的发财梦就破灭了。
  那两个上海人还算守信用,隔三岔五就来进货,这样,我的钱袋渐渐地鼓了,腰杆也硬朗起来,说话也有了底气,尝到了甜头,我更加干劲冲天了。
  然而,好景不长,我院里的雀梅已堆积如山了,左等右等,那两个上海人却不见了踪影。我急得彻夜难眠,再这样无望地等下去,这些辛辛苦苦挖回来的雀梅,恐怕真得当柴烧了,为此我一筹莫展。
  第一次挣了2万元
  这样,大约过了一个月的光景,我看没戏了,常常瞧着满院的雀梅发呆。忽然,我脑海中掠过一丝疑问:他们要雀梅究竟做什么?我连忙去问了一个养花大户,他听了我的介绍后说:“很有可能用雀梅做盆景。”
  据朋友介绍,我卖给上海人的那些雀梅,一旦栽种成活,再经过精心造型后立马身价百倍,一些名贵盆景甚至可卖到十几万元的天价。我一听半天没回过神来,没想到这漫山遍野的雀梅却有如此高的含金量,与上海两名盆景“大腕”相比,我所获得的报酬真乃九牛一毛。我想别人能做盆景赚大钱,自己为何不能?我也不比别人笨,于是,我终于觅到了能改变命运的商机:做盆景。
  我总结了失败的原因:一是相关知识少,脑子里一穷二白;二是没有行家指点,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难免会呛水。于是,我到新华书店买回了大量制作盆景的书籍,每天沉醉其中,挑灯夜读。通过读书,使我眼界大开,初步掌握盆景的制作方法。那段时间,由于埋头做盆景,忽略了田里农活,妻子对此颇有微词,她说:“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田地都荒了,盆景能当饭吃啊!”我说:“盆景就是摇钱树,等我把制作技术学成,我就再也不土里刨食了!”这时,村民们也都知道我“不务正业”,说啥的都有,但无论别人怎么说,我有自己的主见,我认准的道儿,即使撞了南墙也决不回头。
  我的心思全扑在盆景上,白天琢磨它,夜里梦见它,每天形同“花痴”。放下书本,开始动手实践,真应了那句话:樱桃好吃树难栽,做了十几盆怎么也不像,于是从头再来,重新开始。
  那段时间,我成为那位养花哥们家的常客,他是个性情古怪之人,我几次欲拜他为师,他言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死活不肯泄露半点机密。为了从他嘴里抠出制作“窍门”,我可没少花费心思。有书本介绍,再加上行家“指点”,我渐渐悟出了制作盆景的门道。
  有一天,我家来了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开口便问其中一盆“祖国颂”的盆景多少钱,我知道时机到了,开出价格2万元,那位老者没有讨价还价,就爽快地掏钱买走了那盆我精心莳养一年多的盆景。
  首战告捷,一盆盆景挣了2万元!简直不可思议。我欣喜若狂,一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我算了一笔账,一盆卖2万,10盆就是20万,一年制作100盆就是200万元,这对半辈子土里刨食的我来说,简直天方夜谭不可想像。后来,事实证明,我这一行算选对了,这条致富路真的越走越宽广,那个虚无缥缈的发财梦终于梦想成真。
  山上遇贵人
  后来,我走出去,积极开拓市场。我认为自己制作的盆景别具匠心,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然而,当我带着我的“作品”来到杭州花鸟市场,与那些巧夺天工的精品盆景相比,我的东西不禁黯然失色,相形见绌。我也知道了什么叫艺无止境。于是,我将打造精品盆景作为我今后的主攻方向。我马不停蹄穿梭于杭州、上海、苏州各大花卉盆景市场,研究特色,汲取营养。
  有一次,我从苏州“盆友”的口中得知安徽贵池的山上有多种古色古香的盆景树桩,我便只身赶往那里。不料晚上坐火车时,由于体乏觉酣,衣袋里的2000元钱不翼而飞——遭遇小偷了。出门在外,身无分文,寸步难行。车到贵池站,正是夜间,天上正下着冷雨,不久便淋湿了我的衣服,那时正是秋末冬初,寒风刺骨,冻得我直哆嗦,肚子又饿得咕咕直叫,想去住店,怎奈分文全无,我只好在候车室冻上一夜。
  我想,不管有多难,既然来了,决不能空手而归。在这人地两生的地方,举目无亲,求借无门,我只有咬紧牙关一步步向山的方向走去。就这样走了大半天,才来到山脚下,此时我已经累得气喘如牛,虚汗淋漓,一摊泥似的坐在地上。
  这时,有个农民模样看上去四十开外的中年男人站在我面前,听了我的遭遇非常同情:“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跟我走,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喝足,精神也来了,说话也有了底气,知道他叫李贵才。就这样在他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又带我上山挖树桩,这山真是座宝山,什么样的树都有,我采了一些三角枫、罗汉松、含笑、杜仲、女贞及香樟,我一个人扛不动,他就帮我往山下扛。第三天,我想打道回府,然而,没钱有家难回,李贵才看透了我的心思,就出去借了200元钱,给我当路费,我十分感激握紧他的双手,说不久我会重返贵池还钱。
  历尽磨难,我终于将这批树桩从遥远的安徽带回了富阳老家。这次安徽之行可谓千辛万苦,但后来,便苦尽甘来,我将这批树桩制成了精品盆景,投入市场,一销而光,一下子便赚了50多万元。我知道这钱来之不易,若没有李贵才热情相助,生死都未卜,还谈何赚钱?因此,我念念不忘他在危难之际救助之恩。不久,我便重返贵池,除了还他200元路费外,我还无偿送给他5000元,并手把手教他制作盆景技术,我想给他再多的钱,总有一天要花尽用完,不如教他生存技巧,这样会使他受用终身。如今李贵才已经成为当地制作盆景的能工巧匠。
  化腐朽为神奇
  有一次,我去江西黄山附近山上“选材”,结果在山上与毒蛇狭路相逢,我知道在这人迹罕见的山上,一旦被它咬伤,后果不堪设想。那条毒蛇,距我大约2米远,不时地吐着舌信与我对峙,我胆战心惊吓得手脚冰凉,我知道自己是跑不过草上飞的,但必须镇静设法脱身。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它“忽”地立起来,猛地向我发起进攻,我本能地向后闪身一躲,嘴里高喊:“救命呀!”在这危机关头,不知从哪里跳出一个人,挥舞竹棒向蛇打去,棒带风声,蛇吓得落荒而逃。那个打蛇人将我扶起,问我来此山做什么,我就把来的目的跟他讲了,没想到他一把夺过我装树桩的袋子,勃然大怒:“你这是毁坏山林,如果都像你这样上山挖树桩,那整个山不就挖秃了吗?”原来,他是个护林员,我被罚了500元钱。
  通过这件事,我也进行了反思,这样损人利己赚钱会使我内心有愧,良心难安。于是,我果断开发第二“战场”——根雕,我之所以选择根雕,虽然它没有盆景利润大,但它一般取材枯树老根,不对森林构成破坏,并且它极容易弄到,只要经过一番处理雕琢,就能化腐朽为神奇。
  通过制作盆景和根雕,我摆脱了贫困,成为远近闻名的“江南盆景根雕王”,回想这些年的经历,这一切真的来之不易。
  信息来源:钱江晚报
  (来源:)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