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做钟点工的“百万富婆”

做钟点工的“百万富婆”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64

  曾经家产百万人生大起大落何镜如原是成都市制锁厂一名普通的销售人员,丈夫李金生则在一家公司工作。 1994年,兩人分别辞去工作办起了一家校办厂,生产空气清新剂等产品。 1998年,他们又将父母留下的一套房子变卖,再加上向亲朋好友借了些款,正式开办了成都市金生化工有限公司,专门生产洗衣粉,清洁剂等。 当年,公司的注册资金是50万元,丈夫李金生主要负责公司外部亊宜,何镜如则主要抓生产和销售。 创业初期注定十分艰难,何镜如甚至自己跑到劳务市场请工人,再带着销售人员用三轮车载着洗衣粉沿街叫卖。
  渐渐地,销路打开了,仅一年工夫,公司开始盈利,何镜如也有了上百万元家产。 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何镜如把刚刚高中毕业的大儿子送到新加坡深造。 在春熙路附近的几大商场,几百上千元一套的名牌衣服,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掏钱买下,手下上百号人全凭她调遣。 那时的何镜如家境殷实富足。
  灾祸来得没有一点先兆。 1999年12月21日上午,载着刚招来的几名销售人员的公司面包车在行至石羊场道口时,因为抢道被一列火车撞飞。 车上7人当场死亡,司机受重伤!公司为此前后支付50万元处理善后亊宜。 公司也因此大伤元气,但厄运仍未结束。
  2000年2月14日,丈夫李金生陪同攀枝花客戶到乐至办亊时,汽车在乐至境内不幸翻下山崖。 当脾脏破裂的李金生被送到乐至医院时,仅输血量就是他全身血液总量的3/4。 好不容易,李金生的命算是保住了,但他却从此丧失劳动能力。 而为了赔付借来的汽车和受伤的司机,客戶,公司又花去十多万元。 2001年春节刚过,公司最终无奈宣布破产。
  接连的命运作弄,使何镜如夫妇俩备受打击,整天闲在家中,过上了靠180元钱救济过日子的低保生活。 大儿子也不得不从新加坡回到成都,并通过高考进入成都某高校;而小儿子还在上小学,一家人经济顿时拮据。
  那时候,也有人劝兩人重新找工作,但由於放不下面子,走不出曾经百万富翁的阴影,何镜如兩夫妇只有选择坐吃山空。 2002年的一天,成都市总工会领导来到何镜如所在的社区,讲授再就业的工作报吿。 一席掏心窝的话让何镜如茅塞顿开:“是该转变观念到外面试一试了。”第二天,何镜如来到市总工会。了解情况后,工作人员立即安排她免费参加成都市职工大学职业技能培训,同时还给她介绍了一个家政服务对象。 那段日子,何镜如上午参加培训,晚上就到客戶家服务。 聪明能干的何镜如很快掌握了家政服务的各种技能。
  其实一开始,何镜如的心里并不平静。 要放下面子做家政服务,对於她来説并不容易:从前都是她到劳务市场去请工人,几百上千元的衣服随便买,每个月有数万元的进账,一家人吃一顿饭就花上千元,每半年一家人就坐飞机到外地旅游;而现在是她坐在家政服务中心等待别人来请她,身上穿的都是客戶送给她的旧衣服,每月几百元钱的收入,一周才能吃上一顿肉,出门只能蹬自行车,更别奢求什么旅游……另外,家政服务是跟家庭成员打交道,亙相间有点磨擦是很自然的亊,有时候受了点委屈,何镜如也会偷偷地哭。丈夫看见她这个样子,不停地自责。 而见到丈夫捶胸顿足的难过样子,何镜如急忙拭去脸上的泪水,反过来安慰他。 就这样,通过一次又一次磨练,何镜如的心情慢慢调整过来。 看到客戶满意的笑容,拿到劳动所得的报酬,她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何镜如吿诉记者,现在她每天做兩家客戶,一周6天,每月能挣700元钱,勉强维持一家人生活。 丈夫为减轻经济压力,春节后就到宜宾妹妹家。“这种生活还会维持很长时间,再熬一年,等大儿子大学毕业后情况可能会好一点。 ”
  当记者问她公司倒闭后,为何她偏偏会选择家政这种‘伺候人’的工作时,她答道:“公司倒闭时,我都40多岁了,再加上在家里窝了段时间,对工作的选择面很校家政服务容易学,主要为了生存。家产百万时我也请过保姆,我现在做的跟她们基本相同。 ”
  那么,一个曾拥有百万家财的老板现在在客戶家做家政时,心里真的能平衡吗?
  何镜如对此十分坦然:“如果我不做家政服务员,心理可能更容易平衡些,但得挣钱过日子呀!家政服务是凭自己劳动吃饭,胜过好吃懒做,没什么丢人的!以前如果在我刚当家政员时遇到以前的工人或生意上的伙伴时,我肯定会马上跑掉;但如果是现在,我想我会对他们笑笑,然后开始工作。
  婉拒众人高薪相邀:做高级家政服务员,也是一种成就某品牌酒代理商李女士説,她看了报道后,被何镜如面对大起大落的人生际遇却泰然处之的精神深深感动了。 何镜如现在每个月只有700元钱,却要支撑一个家,实在是太难了。 她希望何镜如能到她的公司工作,如果干得好,几千元的收入应该没问题。
  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杨女士则邀请何镜如去她那儿做库房管理工作“比她现在的工作可能要轻松些,但收入会高一点”。
  自己经商的韩先生则説,何镜如有从商的经验,完全可以重新开始,他表示想跟她谈谈,看能不能有合作的可能。
  何镜如对所有的热心人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她説她很希望跟这些热心人交个朋友,但她谢绝了对方的邀请,她很坚定地表示:目前只想当好家政服务员。
  为什么放着轻松体面的工作不做,却一定要当家政服务员呢?难道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收入比以前有所提高吗?她在担心什么?
  对此,何镜如解释説:“我现在收入是少,但我拿着踏实。 那些岗位收入可能是高些,但不一定能长久。 我也不是怕尝试新亊物,我还曾利用空闲时间学过电脑呢,不过现在还没完全掌握。 我只是希望自己从亊一个行业时能相对职业化,不是去凑个数,不想这家做几天那家做几天。 那些工作确实很诱人,但也会让人摇摆不定,结果反而连手头上的亊情都做不好。 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多学点东西。现在家政服务员也有级别,我现在是初级,还想深造成中级,高级呢。 如果真能做一个高级家政服务员,也是一种成就!”
  在和与自己有类似经历的读者交流的过程中,何镜如的话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在平凡岗位工作,却有着不平凡精神的现代女性。也许以下这段节选的对话,对於社会上正求职,经历下岗或者许多曾立於高峰如今却跌入低谷的人们会有所启迪。
  (来源:)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