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从苦孩子到时装航母的掌舵人

从苦孩子到时装航母的掌舵人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70

  ——著名时装品牌“马天奴”总裁黄敏杰的传奇打拼史
  香港不是穷人的天堂
  黄敏杰是广东潮州人,父母都是渔民,家里孩子多,幼年生活十分贫困。1979年,黄敏杰勉强读到中专毕业后,便跟着当地一些讨生计的人到了香港。几经周折,他到一家小型服装厂当上了学徒工,每月工资300港元,住的是山上的工棚,吃的是白水泡方便面。
  黄敏杰一连当了3年学徒工,不仅掌握了服装制作的所有工序流程,而且也摸索出了一套企业管理经验。1981年7月,他还报读了夜校,主学英语。
  两年半工半读的时间过去了,黄敏杰学成结业后就辞了工,想自己做点小买卖。辞工后的黄敏杰吃住成了问题,多亏师傅汪水仔伸出了援助之手,在自家拥挤的屋子里给他安排了一张床,还给了他1000元港币。黄敏杰用这些钱到各服装厂廉价收购积压的服装,然后拿到九龙夜市去卖,4个月后,他赚了1.2万元港币。随后,他在九龙小商品市场每月花2000港币租了个楼梯间,买了一台缝纫机和一台打边机——一个小小的裁缝店就这样诞生了。
  谁也没有想到,十多年后,这个小小的裁缝店竟演变成了香港服装业颇具影响的兴丽时装公司,黄敏杰这个昔日一文不名的穷打工仔,也成了腰缠万贯的香港老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7年10月亚洲金融风暴突袭香港,整个香港经济出现了50年来未有过的负增长,黄敏杰的兴丽时装公司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在那段梦魇般的日子,黄敏杰带领他的员工左冲右突,但始终没有突出重围:原有的定单纷纷退回,价值几百万港币的成衣积压在仓库里厂房租金到期,员工工资告急!在这种情况下,黄敏杰只好忍痛宣布公司倒闭。等结完所有人的工资后,他发现自己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穷光蛋。而这时,一双儿女都在读书,正是用钱的时候。这次变故,让黄敏杰一夜之间急白了头。1997年年底,黄敏杰决定回深圳看看,顺便排解一下心中的烦恼。当他携太太和女儿踏过罗湖桥时,麻木的神
  经一下子被这座活力四射的城市刺醒了!他立即打消了散心的想法,就地对深圳市的服装市场进行调查,走访了有关部门,了解政府对港、澳、台同胞回大陆投资的各种优惠政策。黄敏杰心里有了底,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他决定回深圳进行第二次创业……
  深圳再创业
  1998年2月,黄敏杰只身回到深圳。说是回大陆创业,其实此刻他全身上下的钱加起来也只有6000港币。在钱借不到、银行贷款无人做担保的情况下,黄敏杰只有暂时放下当老板的想法,决定先找一家制衣厂打工,积蓄力量,东山再起。
  一个年近不惑的昔日香港老板要和打工仔一起争饭碗,从内心而言,黄敏杰有些放不下面子。但是,摆的眼前的是生计问题,想起自己当年初闯香港的情景,这个潮州汉子不禁又壮志满怀。他到深圳布吉镇坂田一家服装厂当上了裁床师傅,在这里,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两个月后,他被厂里聘为车间主管。由于他做人做事都极为诚恳本份,所以,老板和员工们都对他这个香港大佬十分尊重,他在公司的人缘也极好。
  1998年10月,黄敏杰所在工厂的两个老板因投资意向发生了矛盾,其中一方撤资,另一方孤木难支,就有了转让工厂的念头。这时,平时和黄敏杰相处得不错的一些师傅们纷纷找到他说“黄哥,你在香港就做过老板,懂经营,再说兄弟们都服你,不如你牵头把这个厂子盘下来,兄弟们都跟着你干!”原本心里就有此打算的黄敏杰,面对工友们渴盼的眼神,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心中升腾起一股豪气。他拍着大家的肩膀,动情地说“多谢兄弟们如此看得起我。其实从心里来讲,我也不希望就这样跟大家各奔东西,只要大家抱成团,相信这件事能办成!”话虽撂出去了,但黄敏杰心里知道,要办成这件事,手里必须有钱。为了筹钱,黄敏杰特地回了趟香港,将自己位于香港青山道的唯一一套住房以180万元处理掉了。转让房子的那天,黄敏杰情不自禁地洒下了热泪,这套房子,不仅是他在香港打拼多年的心血结晶,更是他在香港东山再起的根本啊,如今连这最后的窝也扔出去了,怎能不让他心痛呢?
  在香港惟一的家没了,妻儿只好租房子住,女儿哭着问爸爸这是怎么了,黄敏杰泪流满面,把女儿搂在怀里,郑重承诺说:“乖女儿,这种日子不会过太久的,爸爸将来一定让你过上更好的日子!”
  黄敏杰盘下了这家工厂,他把这个厂仍定名为兴丽时装厂,以纪念自己当年在香港走过的激情岁月,工人用的还是老厂的原班人马。盘下这个厂子后,他手中再无一分钱的流动资金了。正当黄敏杰焦头烂额之际,老工友们站了出来,他们纷纷把自己打工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交给黄敏杰,凑起来竞也有15万元之多。捧着这笔钱,就像是捧着一颗颗滚烫的心,黄敏杰又落泪了。他知道这些钱都是工友们一分一分省出来的,有准备回乡盖房子的,有准备娶媳妇的,还有准备供子女上学的……黄敏杰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自己成功了,一定加倍奉还这份深情厚意。
  2000年初,黄敏杰根据流行时装的发展趋势,预测到女式吊带背心将在沿海开放城市流行。他立即着手设计出了10个款式,准备批量生产。他这一大胆的举动,在全厂上下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特别那些管理层的老员工纷纷提出反对意见,认为风险太大,不如做来料加工稳当。在大家的极力反对下,黄敏杰也曾产生过动摇,但为了证实自己的预测能力,他对本厂76名25岁以下的女员工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有90%以上的女员工在调查表上这样写道如果大街上有一个人穿,我就敢穿。看到这个结果,黄敏杰笑了,他当即拍板投入生产。结果,2000年夏天,女式吊带背心首先在深广两地流行,黄敏杰赚了近40万元,等其它服装厂回过神来,准备生产这种背心时,夏天已经过去了……
  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黄敏杰步子越迈越大。2002年5月份,黄敏杰听妻子说,他原先在香港转让出去的兴丽时装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又要再次转让。他立即赶回香港,以100万元的价格购回了香港兴丽时装公司。至此,黄敏杰在香港和深圳两地的服装行业内名声大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黄敏杰迎来了他创业的第三个高峰期。
  东南亚最大时装集团的“二当家”
  2003年3月9日,总资产达上亿美元、东南亚名声赫赫的马天奴时装公司的老板吴穗平突然亲自来到兴丽厂考察。吴穗平是东南亚服装业的“大鳄”,黄敏杰早就想和他结识,如今见他不期而至,不禁既惊喜又紧张,急忙把他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吴穗平坐了不到10分钟,便要到车间去转一转。黄敏杰立即起身陪同。走到门口,黄敏杰习惯性地换上拖鞋,而吴穗平却穿着皮鞋自顾自地往车间里走。见此情景,黄敏杰感到很为难,按规定,进车间必须换拖鞋,现在可怎么办呢?就在吴穗平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黄敏杰还是下定决心叫住了他,礼貌地说:“吴总,对不起,进车间请换拖鞋。”吴穗平并没有生气,只是说声“忘记了”,就换上了拖鞋。
  在车间里,吴穗平没有同黄敏杰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走着。走到包装组时,他突然咳了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发现一个女工迅速掏出一块纸巾将痰擦掉。吴穗平没有再作停留,立即离开了车间……
  踏进兴丽厂不过20分钟,吴穗平就告辞了。黄敏杰莫名其妙,又不便多问。
  第二天,黄敏杰意外地接到了吴穗平的电话,对方邀请他去做客。原来,吴穗平与新加坡一位服装商签订了60万套服装,由于货期迫近,为了减压,他打算拿出一部分交给其它服装厂加工,可一般的工厂,他不放心,因为“马天奴”是国际的品牌,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不良影响。吴穗平把深圳所有的服装厂想了个遍,最后把眼光放在了刚刚崛起但充满活力的兴丽厂上。通过实地考察,吴穗平想和黄敏杰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把“马天奴”服装给他加工。黄敏杰激动地和吴穗平签订了协议。
  其实,马天奴时装公司此前也与多家服装公司联手过,但都不过两个月就一一淘汰了对方。这次与黄敏杰合作,开始时,吴穗平还是小心翼翼的,不敢给他多发货,还派出一个阵容强大的质量检查组驻进了兴丽厂。3个月后,吴穗平发现黄敏杰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比他们自身的要求还要严格,次品率已经降到了他们建厂以来的最低点。他这才彻底放开胆子大批量供货给兴丽厂,并逐渐撤回了他派出的质量检查组,由于这些生意上的往来,吴穗平对黄敏杰青睐有加,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随着对黄敏杰的越来越倚重,吴穗平萌生了与黄敏杰并肩作战的想法。
  2003年7月份,吴穗平合并了黄敏杰的兴丽厂,组建了马天奴时装集团。在这个集团里,吴穗平占51%的股份,黄敏杰占49%的股份,并出任马天奴时装集团的总裁。上任不久,黄敏杰就大胆斥资百万,在深圳五洲宾馆举办了一个名为“马天奴之夜”的全国性大型品牌服装洽谈交易会。这次会议影响极大,在全国有力地推广了“马天奴”品牌。
  2004年春节过后,马天奴在黄敏杰的一手打理下,发展势头蒸蒸日上,“掌门人”吴穗平放心地把马天奴时装集团的全权交给黄敏杰打理,自己移民到加拿大去了。
  如今,这位历经风雨的香港硬汉,踏着自己二次创业的汗水、泪水和血水,终于东山再起了。他驾驭着马天奴这艘巨大的时装航母,披波斩浪一路高歌前行。
  (来源:)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