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重庆杜克杜长春携70箱书回国造密封件

重庆杜克杜长春携70箱书回国造密封件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7-11-22  浏览次数:134

  【人物档案】
  杜长春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公司董事长,博士后导师。1955年出生于重庆,1977年和1983年分别在华中理工大学和重庆大学获机械工程学士、硕士学位。1985年-1995年先后留学日本东京工业大学、英国伯明翰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在多家世界知名企业从事技术开发和产品管理。 1995年6月举家回渝创办杜克科技公司。1999年5月接受日本野村集团下属中国风险投资公司投资,创办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公司,在密封件领域取得重大技术突破,成为国内排名前5位的制造商。其目标是在2010年以前成为中国最大的密封件企业。杜长春说,杜克公司争取在2010年成为中国最大的密封件制造企业。
  身体健硕、目光坚定、大嗓门、一口流利的英语,言语间似乎容不得任何质疑。博士后导师以及“海归”身份,让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公司董事长杜长春在公众面前保持了一些神秘感。
  “杜克近期最大的新闻是什么?”记者问。
  这位思维迅捷的老板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是获得了中国重汽70%-80%的密封件配套订单。
  2004年,因为用人不当和批量生产经验不足,杜长春险些在商海折戟,经过两年大刀阔斧的改革,获得了包括红岩重汽、中国重汽,北汽福田、长安汽车等企业订单,让这个老板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又有了将“杜克打造成为国内第一、世界前三的密封件企业”的勇气和信心。
  10年创业,杜长春曾踌躇满志、豪情万丈,也曾几次沉浮,几乎被逼到绝境。杜长春说,他热爱长江和嘉陵江,他从小就学会了“冲浪中求快感”,从不畏惧,也从不服输。
  回国时带了70多箱书
  1985年杜长春以优异成绩顺利通过考试公派留学日本,1989年又到英国伯明翰大学攻读机械工程博士。
  与一般留学人员不同的是,杜长春留学期间,已开始盘算回国如何发展。杜长春曾在日本最大液压企业———萱场公司和英国最大液压企业Hamworthy公司担任研究员、首席工程师和高级产品经理。杜长春在海外取得了发明专利百余项。
  “在英国时,原公司总经理约翰伊文思十分看重我的多项发明,我们一起辞职创业,当时英国工商业部就我发明的新式轴承和密封项目已批准了5万英镑拨款资金,并表示额度可增加到50万英镑,但前提是专利产品必须在英国生产和使用。”这个“前提条件”让一心报国而又过于耿直的杜长春无法接受,坚决回绝后毅然回国。
  1995年,已获得英国永久性居住权的杜长春带着上百项发明及多项专利回国。杜长春说,当时自己回国的主要行李是70多箱书以及几十箱多年积累的零部件。
  转让发明被诬科技骗子
  回到重庆的杜长春用自己的名字以及拼音缩写DUC,注册了重庆杜克科技公司。
  “1995年回国时,我开始并不想搞产业,而是希望专心搞发明,把公司办成一家著名的‘构思孵化型’发明公司。”杜长春最初回国创业的日子,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当时住在姐姐家里,床头就是一台小型实验机,家里人非常不理解,说这么吵怎么睡得着,而我却回答说,这种声音对你们是噪音,对我却是婴儿的笑声。
  花了3年的时间用于开发样机和产业化早期研究,杜长春在减速器、离合器、轴承和密封等领域开发出了8大类产品。“这时我越发认识到,有发明和专利,却难以转化成具体项目。”杜长春说,开始一些部门对“海归”也抱有热情,积极进行项目对接,但一听说还处于“种子”阶段,便根本不愿介入。有的企业则怕承担风险,临近签字,却打了退堂鼓。更有甚者,诬蔑杜长春是“科技骗子”。
  1997年,在各级领导支持下,杜长春决定与他人合资创建产业化公司,并把第一个项目锁定在并非自己专业的密封件。1999年,世界 500强之一的日本野村集团与杜克密封签订合资协议,为杜长春创办的“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有限公司”注入了25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声称5年做成行业老大
  2004年,正当杜克密封件逐渐打开市场局面的时候,杜长春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产品技术本身不存在任何问题,但当年由于用人不当,管理上出了问题,加上批量生产经验不足,结果导致批量产品出现了质量事故,企业销售收入最低时只有高峰时的30%%,再一次经历了从盈利到亏损的过程,企业几乎濒临破产。”公司经营状况最惨的两个月,已无力交电费,被人拉闸停电两次。
  在最困难的时候,最要好的股东朋友东拼西凑拿出了数百万元,重庆风险投资公司借了上百万元,帮助公司解了燃眉之急。杜长春同时在公司内部进行整顿,70%管理层的人员被更换。
  “记得在将近两年的质量改进期内,我每天考虑的事情始终离不开一个主题:那就是如何率领公司员工走出困境。著名军事家巴顿说过一句话:将军的伟大之处在于他能够将部队从黑暗地带带到光明之处”。
  2006年上半年,杜克的产值比2005年同期增长了100%以上,不仅收复了失去的客户,而且还成功吸引了一批新客户,成功获得了中国重汽的大部分订单以及全部军车的份额。明年的产值比今年至少增加150%。“我们的目标是2008年产值过亿元,计划在美国或英国上市后,利用上市募集的资金收购国外相关企业,然后利用核心技术和产品整合国际营销网络,争取在2010年成为中国最大的密封件制造企业”。
  杜长春如是说
  ■我不能说已经成功了,但杜克5年不赚钱10年不死,而且活得有声有色,必然有他的道理。
  ■作为一个企业家,我首先是爱祖国、爱家乡、爱事业。在日本时,曾因为南京大屠杀与导师拍案而起,在英国,就香港问题与公司上级争吵。回国时,面对那么多诱惑而能坚决回重庆,并立志要造中国第一、世界第一的产品,这些精神让一批人10年来始终追随我。
  ■重庆人的性格从某种意义上说不适合创业。今天投钱就希望明天见到效益,太急功近利。面对市场经济的诱惑,理想和抱负会被金钱淹没,规则和标准会被利润掩盖。但我执著地认为:要成就大事就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目标。
  ■很多“海归”只做大项目,而我10年一直在做最不起眼的密封件。其原因是目前国内的相关技术很薄弱,而国家的支柱产业之一的汽车产业又十分需要高性能的密封件。所以,有必要为此付出百折不挠的努力。
  ■我每天只睡5~6个小时,已经30年如一日。
  ■我曾坚决反对回扣,曾反对用权力管理员工,提倡用知识管理企业。但这些现在看来过于超前的思维都必须作适当调整。当然,采用何种方式进行奖励,知识、权利、利益三结合的管理方式中的比重如何确定,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记者手上的密封件从外表来看,就是一个黑黢黢的橡胶圈,但这个小小部件意义却大得惊人。很多车停一晚上,地上会漏一滩油,就是密封件质量不过关。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其原因在于一个密封件失效。我国的一颗卫星发射失败,祸首仍是密封件。又因为密封件属于橡胶、金属、机械领域的交叉学科,国内尚没有一所大学开设有本科专业。
  150亿元的大市场
  “仅就我所知,国内化工、船舶部门,以及一汽、二汽等单位曾联合攻关不下50次,均告失败”。全世界每年密封件的市场容量大于人民币3500亿元,我国每年也有150亿元以上的市场需求,而我们国家全部的密封件产值还不到30亿元。
  在中国制造密封件,还隐藏着更大风险。“即使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密封件,在中国仍解决不了问题。为什么?因为中国企业的制造和装配水平不如国外,货车普遍严重超载以及道路状况也不如国外。”
  要做世界“第一封”
  杜长春戏言自己是“一个大疯带了一群小疯,目标要做世界‘第一封’”。没有可借鉴的理论,就自己摸索;一副进口模具要30多万元,杜长春就带头自己开。与绝大部分创业者不同,杜长春没有快速赚钱,而是花了整整5年时间搞研究开发,先拥有世界一流的产品、模具设计技术和模具制造技术,再推出世界性能最优的各种密封件。“研究技术就像培育果树,而制造产品则犹如摘取果子。毫无疑问,前者慢后者快。”
  很多企业都不会先搞技术研发再去赚钱,而是先想方设法赚钱,然后再考虑是否自己搞研发。而杜长春的模式则是先亏损后赢利的原创型企业经营模式。这让许多人难以理解和信任。杜长春说,公司的技术骨干曾联名否定一些具有前瞻性的研究课题和方向,而要求转向一些能快速获得短期利润的工作。
  为企业“堵”生命
  1999年,国家人事部批准杜克设立博士后工作站。杜氏高压旋转油封等技术荣获中国高新技术及成果展览会金奖,并列入“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一些技术还在全球申请自主知识产权。杜长春的研究终于解决了“跑冒漏滴”的世界性难题。
  爱因斯坦说:“我最讨厌这样的科学家,专门在木板最薄的地方钻洞。”而杜长春说,前面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河,大家都绕道而行,而自己却偏要在此架桥修路。“要么死在大江里,要么活得有意义。”杜长春说,这个看似渺小的油封,却是社会众多人士的投资、企业员工的未来,自己能赌的是只有自己的生命。
  (来源:中国设备网)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