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电脑刺绣机:诸暨书写下成长的神话

电脑刺绣机:诸暨书写下成长的神话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6-12-03  浏览次数:140

  8年前,陈政铭,一个打工者,怀揣着10多万元开始创业,那时诸暨已是遍地的千万富翁。在陈的眼里,他们的生活遥不可及。4月28日,面对记者的探询,陈开怀大笑,开始讲述他的财富故事。
  如同陈政铭个人梦想的实现,诸暨仅用了8年时间,又一次书写了一个块状产业成长的神话。这一次,主角是电脑刺绣机,地点是浣东街道。
  爆竹声继续的神话
  爆竹声又响了,这是平常的一天。
  “平均每天有两次,或开业,或是工地开工,”浣东街道办张主任说,每天都有要造电脑刺绣机的人。
  而此时,在浣东街道的刺绣机产业园里,企业在疯长。“卖出三台整机,就相当于开回一辆轿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绣花机业主说,“经常有来开‘后门’的人,张口就是能不能尽快搞几台刺绣机。”这种卖方市场年代的神话自去年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
  在浣东街道李村,主要道路被各式各样外来车辆停满,吸引他们的是这里的一个小厂。“这些人都在等着要刺绣机配件,”一位村民说。
  “今年前3个月,刺绣机卖了10多亿,企业增加到了300多家。”浣东街道办副主任陶科英说,一季度,“大宇机电”销售增幅达225%,“信胜”的销售增幅达186%。
  回溯刺绣机在诸暨的历史,仅15年之久。1992年,诸暨一个农民在该市的缝制设备厂造出第一台刺绣机,此时,离中国结束刺绣机进口历史还只有3年。如今,这位叫陈培康的人,经营着当地赫赫有名的飞鹰缝制设备公司。
  1997年,诸暨缝制设备厂改制,该厂不少技术、销售、管理人员陆续离去,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如今,那些操纵着数亿资产的富翁们,依然怀念那个设备厂,因为那是致使他们人生走向辉煌的起点。
  1998年,浣东街道迎来刺绣机发展的第一波浪潮,是年刺绣机企业达到10多家。2001年以后,随着诸暨周边的绍兴、萧山区等地的纺织业向服装产业延伸,对刺绣机的需求激增,该产业由此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一个举足轻重的产业
  从当时的10多万元创业资本,到如今的年销售超亿元,陈政铭曾面对无数人同样的追问。他们试图探询这家名为“浙江盛名机电制造有限公司”的企业神话般崛起的原因。
  “答案,在企业之外。”陈政铭指着他工厂周边那些遍地林立的同类厂房说,他认为那是企业最大的财富。
  陈举了个例子。1998年,与他同时起家办刺绣机的一家其他地区的企业,如今步履维艰,在资金、技术都差不多的情况下,“盛名”却已跻身中国刺绣机行业前五强。
  陈为此认为,正是因为在这短短几年间,诸暨由于众多的资本挺进刺绣机领域,造就了今天他们全国最大的刺绣机生产基地的地位。
  “几乎在生产刺绣整机的第一天起,就有人办相关配套零件生产企业的想法了。”陈政铭说,如今他已能在不出几公里的范围内,找到各种配件,这是其他地区的企业所望尘莫及的,社会化大分工和专业生产,正是诸暨电脑刺绣机迅速扩张的原因。
  “手脚是自己的,但脑袋却是别人的。”陶科英说,他指的是诸暨本土企业均集中生产机械设备,而刺绣机最核心的电脑控制系统,却均由北京的“大豪科技”提供。
  “大豪科技”诸暨办事处主任韩海平称,诸暨市场已占他们总销售的半壁江山。因此,5月下旬,他们的诸暨生产基地将奠基,一批研发人员今后将挥师南下,在诸暨建立专门的研究所。
  市场发育后的忧虑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今,那些刺绣机老板却正在深刻地体会这句老话的滋味。
  在陈政铭的工厂里,尽管有450多名工人,但他仍称因找不到技工,约价值2000多万元的设备在躺着睡觉。面对大量的订单,这使他忧心忡忡。
  “每次爆竹声响起,就会有一大批工人流失。”一位企业主说,因为“营盘”越来越多,“兵”像流水一样,几乎天天有人跳槽。由此,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月工资也被炒到了6000多元。
  在诸暨的刺绣机行业,几乎每一家成功的整机生产企业背后,都至少有一项独家的技术。目前,浣东街道刺绣企业已具备生产平绣、晶片绣等数十个系列的技术,成为了省级高新技术基地,这也正是他们“笑傲江湖”的底气。
  但并非没有忧虑。“那些老企业,面对大量的订单,几乎没有人去顾及新技术的研发。”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显然也是一个悖论,由此有人发问,浣东街道的刺绣机神话还能维持多久?
  事实上,一些老款的机型已开始降价,曾卖到17万元/台的平绣机现在的市场价仅为六七万元,而新型的晶片绣机去年的价格也下降了三四万元。
  大量的刺绣机生产,已使绣花产业从早年的“贵族”逐渐走向平民化。如早年缝制一枚“鳄鱼”商标的价格约6元,现在已跌至0.6元左右。下游的价格如今已传导到上游的刺绣机行业。
  陈政铭的兴趣,现在已从传统的刺绣机生产上逐渐游离。他认为,像他这样居于“金字塔尖”的人,应该致力于原创。他的目标是:“让那些日本机器低下高昂的头”。
  据悉,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以浣东街道为代表的国产刺绣机,一般价格每台约10万元,而日本进口机则高达六七十万元。挺进高端市场,抢食更高的附加值,这也成为陈政铭们新的梦想。
  (来源:中华纺机网)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