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备网 - 设备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新闻 | 印刷出版 | 包装新闻 | 环保新闻 | 科技新闻 | 财经新闻 | 人物访谈 | 图片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郭广昌:国际化的最低成本路径

郭广昌:国际化的最低成本路径

信息来源:plantb2b.com  时间:2006-08-06  浏览次数:87

  能够充分享受本土优势的产业,比如钢铁、医药、房地产和商业,复星已将其囊于怀中。接下来,复星所需做的,是要将这些产业的规范标准做到国际化。
  12月21日,记者见到郭广昌时,他说复星仍在选择合适的海外机会,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目标。现阶段,复星不会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
  郭广昌为此做出的注解是,国际化并不一定是跨国并购,国际化的前提是发挥本土优势。在郭看来,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和制造业的低成本,乃是令他最为诱惑的地方。
  而能够充分享受本土优势的产业,比如钢铁、医药、房地产和商业,复星已将其囊于怀中。接下来,复星所需做的,是要将这些产业的规范标准做到国际化。
  在海外并购和标准的国际化二者,郭广昌说,他要找到一个最低的成本路径,而不会去刻意选择什么。
  手段,仅此而已
  国际化的提法显然已不是一个什么时新的名词。在郭广昌看来,国际化只是作为手段,其目的是提升竞争力,在国际间进行资源配置,最终是将股东权益最大化。
  目前,能够让复星获得最大收益的,仍是国内市场。郭向记者坦言,复星一路走来,令他最诱惑的仍是国内市场。保持年均9%的高增长,在全球,唯中国一家。
  郭在分析时说,本土优势才是国内企业的根本,细说开来,应该是充分抓住中国城市化、工业化和制造业低成本的机遇,将企业做强。
  基于这种判断,复星将产业定位在房地产、钢铁等四大行业。今年9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为复星出具的一份报告中说,复星将围绕这四大产业,进行适度多元化和彻底专业化。
  郭广昌对此说,国研中心更加明确了复星的今后发展思路。而谈到专业化时,郭认为,复星所涉及的一些行业,比如医药和钢铁,其国际化程度已然很高,“即使我不出去,人家也要进来”,所以它必须是国际化的专业化。
  这就要求医药和钢铁业必须和国际标准接轨,在标准上实现国际化。在这一前提实现之后,复星才能获得与国际市场对话的机会,再来审视是否有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
  “这是一个根本,而不是为国际化而国际化。”谈到上市,可以在A股,也可以在H股或者纽约的N股,哪一种资本最便宜,就选择谁,这是资本的国际化;在技术国际化上,哪些海外买便宜,哪些是国内便宜?再如制造业,哪些在国内便宜,哪些又在海外便宜?
  “在中国优势基础上,拓展全球资源配置的眼光,从提升我们的国际规范着手,在加大与国际对话和接轨当中,去寻求进一步发展的机会。”郭广昌说。
  正在做的三件事
  对复星来说,以中国为优势,加入到全球资源配置之中,这是未来走的路。而最近郭广昌所要忙碌的事情主要在三大块。
  一是资本的进一步国际化;一是规范和标准的国际化;一是选择一些合适的机会,为复星所用。
  复星旗下的四间上市公司中,只有复地集团(2337.HK)一家在香港上市,其他均在国内A股。复地集团的在港上市,郭广昌认为至少有两大好处,一是与国际资本进行面对面沟通;一是提升了管理。
  关于规范和标准的国际化方面,复星自去年以来,已颇有收获。复星医药(600196.SH)旗下的桂林制药和南钢联旗下的南钢股份(600282.SH)是推行标准国际化的主力。
  据复星医药副总经理陈启宇透露,在最近医药市场的一大热点WHO全球采购青蒿素联合用药中,复星旗下桂林制药和重庆康乐在国内拥有青蒿琥酯和阿莫地喹地独家生产权,而复星医药已在本月5日向WHO递交成为该组织青蒿素产品直接供应商的申请。
  这将是15亿美元的市场空间!”复星医药总经理汪群斌难掩兴奋。
  复星去年底收购桂林制药时,是对其生产的青蒿类药物有兴趣,当时它每年出口也就300万~500万美元,占青蒿类市场份额的30%多。
  今年初的第一次董事会,桂林制药董事长谈到与法国赛诺非供应商的关系时,其后WHO又来了一个关于推荐联合用药的传真。
  “一下子,我们感觉到应该是个机会。”陈说,“青蒿类是治疗疟疾类最有效的药物,而它的原料就在中国,谁控制原料就应有话语权。”
  后来到四五月时,复星越来越感觉到全球联合用药的推荐越来越强势,感觉市场空间愈来愈大。恰巧联合用药的另外一种药物也是复星旗下的重庆康乐生产,在WHO推荐的青蒿类5个联合用药中,复星就掌握了3个,垄断成为可能。
  与桂林制药相似,南钢股份在复星控股后,在与国际标准接轨的过程中,也屡有斩获。
  据郭广昌透露,南钢近年来已取得多个国家的标准,未来的世界地图布局是,三分之一走出口路线,而在技术人才方面,除了引进技术,还将打破国内钢铁业的常规,从海外吸纳人才。
  谈到海外收购,郭坦言正在寻求收购机会,主要是看重对方的品牌、网络和技术。而目前的国际化,复星更在意的是按部就班,提升规范标准、提升人才、提升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提升眼光。
  “眼光最重要。到底人家做什么,我们可以利用的资源有哪些。”郭广昌说,“目前我们是推动、一步步走的过程,不是跳跃的过程。”
  钢铁的机会
  四大产业中,钢铁业无疑是举足轻重的。
  在集团的贷款中,南钢联(含南钢股份)的贷款就占了51.3%,达66.3亿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南钢股份的销售收入达到74.6亿,实现净利润4.2亿。在钢铁行业内处于相对领先地位。
  高速发展的同时,基于复星主要在国内的钢铁布局,复星集团钢铁事业部副总经理吕鹏表示其国际化是从三个方面来考虑的。
  首先是产品。南钢联的产品要有国际竞争力,需要在产品的标准和生产技术方面有所创新。据吕鹏透露,南钢这两年力推标准的国际化,相继达到欧洲、美国等海外主要国家的钢铁标准。
  达到海外标准,才能得到认可继而实现海外销售。比如,复星的船板就是按照九家船级社的标准来生产。各国的船级社是用来规范该国造船行业所用钢材的建造和交付的标准。
  南钢联目前通过了包括美国、德国、挪威、日本、中国、韩国等九个主要国家的船级社的标准。目前,南钢出口的国家包括东南亚、日本、欧洲和美国。出口比例方面,去年已经达到了10%。
  尽管近年国内钢材需求非常好,复星曾经一个月的出口合同量达到5万吨以上,但吕鹏还是坚持认为,必须至少拿出10%的份额到海外,去检验一下是否有竞争力。
  在生产技术方面,南钢引进了澳大利亚的技术,不断跟上国际用户的要求。之前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复星入主后,主要是灌输一个整体的观念。
  力推国际化的第二个重要方面是资源。目前,中国的铁矿石有50%在海外进口。南钢的铁矿石进口比例在50%~60%。南钢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和国际上主要的铁矿供应商签订长期的合作关系,去年和澳大利亚的哈姆利(世界上最大单一矿山)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最近则和巴西的矿商在接触。
  其次,复星也希望走出去,在矿山方面做些合作。
  从今年开始,复星也在和澳洲的矿山洽谈直接合作的关系。
  通过合作,复星和世界上铁矿石最富裕的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巴西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从这两个国家的铁矿石进口,以后要达到50%(目前是30%)。而在出口方面,考虑国际布局时,需求量和经济稳定是第一位的,比如美国,肯定是重点。
  第三个方面的国际化,是管理,包括引入人才,还有国外先进的管理系统。
  而远期的国际化目标,如果说与澳洲的矿山合作是掌控了资源,那么对国内钢厂仍不言放弃的复星,定然还是不会忘了国内钢铁的财富盛宴。
  最低成本路径
  12月18日,复星实业更名为复星医药。除了免除兼做其他产业的嫌疑外,更名的另一层用意是,复星医药决意要进军海外市场。
  进入欧美市场的希望寄托在仿制药的身上。2005年,复星的重点是做好布局,在美国设立以通用名药为目标的研发团队,寻找合适的产品,在美国进行本土化的研发、申报和注册,为未来三年通用名药进入美国打好基础。
  此外,复星还会积极参与或承接国外生产制药公司的加工和半加工。而据陈启宇透露,最近复星就有可能获得一个国外制药企业的订单。
  “这很有可能为企业带来年均几千万的收入,同时也不排除到欧美市场收购,主要是看是否具有当地生产资质和产品批文。”陈启宇说,“如果品种和国内生产制造能力对接,就逐步将制造移到国内,这样我们就进入了当地市场。最近我们在海外这一块包括我们制药业务老总经常去日本或欧洲看一些工厂,捕捉机会。”
  2005年复星医药的重点,将是怎样围绕青蒿类药物做好发展中国家的市场。预计其销售可以达到5000万到1亿美金,可以带动复星的其他医药品种进入市场。
  三年之后的2008年,复星医药的海外市场凭借仿制药将有质的提升,通过加大投入,使公司的价值上一个新台阶。
  如郭广昌所言,正在寻求合适的海外收购机会,便是在医药领域。他希望被收购方至少具有网络、技术和研发优势。但目前来说,复星并无明确目标。
  而所有这一切,包括医药、钢铁、房地产和商业,是海外收购也好、标准国际化也好、资本的国际化也好,都必须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因为你是复星,因为你享有中国的优势。
  “成本决定一切。”这便是郭广昌判断国际化路径选择的依据所在。
  (来源:中华财富网)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设备网证实,仅供您参考